大学时的那几夜4c7

9月的保定天气依旧很热,来这里上大学让我感受到了真正的秋老虎,烈日当空,焦阳炙烤着大地,远远望去可以看到操场上的热浪翻滚。

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东北孩子都觉得保定的天实在是让人无法忍受,在这样的天气里进行军训实在是对体力和精力的双重考验。眯着眼睛看着远处的树,叶子一动也不动,只听见知了在吱呀吱呀的叫着,让人听着心里发慌。

终于到了休息的时候,教官让我去二班找教官拿一个名单,正当我在和他们教官说话的时候,一个女生过来和我说话:“你是黑龙江的吗?”我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我们就在这炎热的天气里尴尬的认识了,后来提起,那天真的让她很没面子。一个女生主动和我说话,我还没鸟人家,这个女生成为了我的好朋友,她的名字我不便提起,就用LL代替吧。

尴尬的相识之后,我在当天晚上给她打了电话,从食堂的饭菜,说到艰苦的军训,又说到高中的一些趣事和大学的室友,必不可少的,还有每个大学生都会经历的“卧谈会”,原来女生在卧谈的时候也会说一些八卦的东西。那时候小屁孩儿一个,啥都不懂的,一直以为女生是很纯洁的,没有男生这么色,哦,原来女生也可以这么色啊。

每天中午,我们两个都会去自习室看书,其实也就是去唠嗑,没看几页书。有一次特别糗,出来的时候扣子没系,领带没弄,被院纠察给逮到,弄了个院通报,但是我丝毫没有把这件小事放在心上,因为当时我正手里拿着手机给她发短信,很开心。和女生的调情也能冲淡你对处罚的看法,记住吧。

周末的时候我们两个人还去裕华路逛街,吃保定的小吃。

那个时候两个人的关系就是比较亲密而已,并没有进一步的发展,因为她和我说过,她在大学不想找男朋友,可是后来事实证明这句话是不可信的,就在大一的第二个学期开学的时候,我看到她和另一个男生手拉手的走进校园,原来我想在大学毕业的时候再追求她的想法在我目睹这一刻的时候破灭了。

也终于知道了,女生是受不了持续的死缠烂打的。就这样,我们的联系也逐渐少了,也不会再每天中午的时候去自习室,也不会再周末的时候去逛街,也不会在晚上下自习以后在操场上转悠。

时间匆匆流过,一转眼我们大四了,有一天在上QQ的时候看到她在线,就说了几句话,问她干啥呢,她说在北京面试。恭喜啊,能静如国家公务员考试的面试是很不容易的,她说你来北京陪我吧,我说好吧,我明天就去买火车票,于是我买了2月6日的火车票,终于在7号她去面试之前赶到了她所住的如家ZZQ店。

一进门的时候看到她正在化妆,穿着一身黑色的OL的衣服,白色的衬衣。

“这么快啊。”

“恩,打车来的。”

“快进来坐吧。”

简单的三句话,我坐在床上看着她化妆。都说面试的时候要给考官一个好的印象,简单的化一下妆是必要的,既体现了对考官的尊重,也能让自己的形象看起来更清新。很快,时间到了12点半,我和她出门。

“真够意思,累不?”

“还行吧,咱俩谁跟谁了。在哪面试啊?”

“国家行政学院,离这不远,咱俩打车去就行了。”

“恩,好的。”

匆匆忙忙走到楼下,叫了一辆车,直奔国家行政学院,从这家如家赶到那里用不了多久的其实,路上无话,不一会就到了。不得不说,北京的出租车真贵啊,12块钱就这样没了,在我家12块钱能转悠个差不多小半个市区了。

“现在还不让进去呢啊,咱俩溜达溜达吧,正好还可以给你放松一下心情。”

于是我们两个在对面的大酒店周围走了一圈,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门口有几个面试的学生往里走了。“进去吧,别太紧张啊。”

“恩,加油。”

看着她走进了行政学院的大门,我一个人搭车回到了住的地方,旅途的劳累让我一下子就睡着了,大概3点多的时候她回来了,原来她是第二号,很快就结束了,成绩还没出来,还要再等几天。于是她脱了衣服,就和我躺在了一个被窝里。

压抑了很久的感情终于在这个时候爆发了,我捧着她的脸,亲吻着她的嘴唇。

“LL,我好喜欢你啊。”

然后又继续占有着她的嘴唇,很软,很舒服。我的手也没老实,解开了她的衬衣,露出了紫色的胸罩,有点蕾丝,看起来很高贵,也很性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胸罩我解了半天也没解开,最后还是她自己解开的。

我一下就把她的乳头含在了嘴里吸允着,甜甜的小味道,呵呵。当我的手伸进她的下面想除去她最后的一道屏障的时候,她阻止了我,我试了好几次都是一样的。虽然我是个色狼,但是更重要的是她是我的好朋友,我不能强迫她。就这样,我们互相亲吻着,睡着了。

起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我们互相看了一眼,我又和她亲吻了一会,而且又占有了她性感的胸,36B,不大不小的,很软。再一次,我的鸡巴勃起了。我躺着,抱着她。

“G,你可真好,这么远的跑来陪我。”

“没啥,你不是也和我亲亲了吗?嘿嘿~”

忽然,她起来,居然给我口交,很舒服,很销魂。

“你也给他口交吗?”

“恩……”

其实我很嫉妒,可是这也没什么,男女朋友之间嘛,而且是年轻人,口交还算什么?

过了一会,我的鸡巴已经被她弄的特别硬了,我对她说:“我也给你用嘴吧。”

“恩……”

于是,我也起来,趴在了她的两腿之间,脱掉了她的黑色小内裤,露出了淡淡的阴毛,我闻了一下,一点异味都没有,女性特有的味道直冲我的鼻腔,勾起了我最本能的反应,我把舌头伸进了她的阴道,在里面舔着,刮着,弄的她很舒服。

“G,好舒服啊。”

“那我进去了?”

“恩……”

于是,我把硬的不行的鸡巴放在了她的下面,半天没进去……最后还是她扶着我的鸡巴进如了她的身体。

“G,你的好粗啊。”

“是吗?我没觉得啊。”

其实,我的鸡巴我自己觉得也挺粗的,直径4厘米左右吧,倒不是很长,15厘米左右,胖的时候短一点,瘦的时候长一点,上下差距不超过1厘米。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

我很温柔的在她的身体里一进一出,很慢,她也很享受。大概过了20分钟吧,她说她受不了了,我的鸡巴太粗了,用嘴给我弄出来吧,我说好吧。于是,第二次口交开始了,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激烈,频率也更高,不一会我就射在了她的嘴里,她居然咽下去了。

“好粘啊,嗓子眼都粘住了。”

“你虎啊,干啥喝下去啊?”

“你的东西,我喜欢。”

就这样,我又抱着她,和她亲吻在了一起。我们抱在一起,说了很多话,我很后悔大一的时候没有追她,她也觉得大一的时候不懂事,说了那句话让我受累了。所有的阴霾都随着这一夜散去了,我和LL又恢复了原来的关系,又深了一层。

晚上睡觉之前,我们又来了一次,这一次我依然很温柔,动作依然很慢,她依然在说我的鸡巴粗,受不了。可是,她没让我出去,我们做了很久,我射在了里面。

后来我们两个紧张了一个多月,她的大姨妈一直都不来,终于有一天,她的大姨妈来了,担心受怕的一个多月啊,天天在祈祷中度过。也许真的是不应该,她的大姨妈其实不规律,我射进去的那天正好不是危险期。呵呵。

在北京的几天,我们在动物园玩了一下午,就回家了,火车上我们抱在一起,没有色色的,只有对以前日子的怀念,她一言,我一语的这样说着。色色的东西已经在前面写了,我也知道狼友们关心的焦点也移走了,结尾就简单结束吧,我下车,回家,她继续在火车上坐到她家。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网站地图

产品合作:@A_yindang

警告: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請自行離開!